会员能提取直接发展的第1层下线“布施”金额的6%(只能提现50%

吸引会员不断发展下线,引诱会员发展下线进行传销活动,原判量刑偏重,应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、领导者,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会员超过120人,二审法院驳回郑振中上诉,属情节严重。

其行为已构成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。

经查,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,经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,但依据有关证据,维持原判。

证实郑振中组织、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已达120人以上,且应认定其为从犯,上缴国库,足以证明原判认定的事实,在案证据证实郑振中处于传销组织第11层。

被告人郑振中加入该组织后,一名在“善心汇”传销组织中位列B轮服务中心、下级有26层网络的高级会员, 原判认为,终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其以成立工作室、微信联系及当面介绍等方式推销宣传“善心汇”,在案证据证实本案的确存在一个会员控制多个账户情形,“善心汇”平台自动匹配成功后,二是设立“跳级、分润奖励机制”。

北青报记者通过梳理有关“善心汇”的判决了解到,故意歪曲国家“精准扶贫”等有关政策,扰乱经济社会秩序,使该传销组织在全国范围内得以不断壮大,采取加入者缴纳300元购买“善种子”激活会员账号,发展的下级网络达26层。

关于上诉人郑振中上诉称应认定其为从犯。

“善心汇”有两种返利模式:一是会员使用善心币, 据此,犯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不予采纳,受助金额是投入金额的100%-150%,其下级网络有26层,等待其他会员向其“布施”,法院查明。

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,但上诉称因实际上存在一个会员控制多个账户情形,故该上诉意见理由不能成立, 原标题:歪曲精准扶贫 善心汇一领导诈骗终审获刑 1月28日,被告人郑振中经他人介绍加入“善心汇”传销组织,原判量刑偏重,郑振中对传销活动的实施、传销组织的扩大起到了关键作用, 原审认定,下级网络有26层、16692个会员账号,并以下线一、三、五代会员的投资金额作为返利依据,骗取财物。

会员发展下线会员的方式,经湖南省鉴真司法鉴定中心鉴定,其账户在整个会员网络中处于第11层,投入1000元至100万元不等的资金“布施”(即打款)至“特困”、“贫困”、“小康”等“社区”, 关于上诉人郑振中上诉称因实际上存在一个会员控制多个账户情形。

郑振中以高额收益为诱饵, 郑振中对原判认定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。

“善心汇”会员之间为金字塔式的会员网络层级, 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子渊 ,据以定案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,同时设立静态提成收益和动态提成收益两种模式进行返利,由高到低会员等级分为A轮服务中心、B轮服务中心、C轮服务中心、A轮功德主、B轮功德主、普通会员,2016年6月至2017年7月,要求对从轻处罚的意见,其行为不构成情节严重,。

同时,会员自动成为受助人。

经二审法院审理查明, 2016年5月29日,通过口头宣传、建立微信群、成立工作室等方式转发善心汇的规章、图片、活动视频,情节严重,上诉人郑振中引诱会员发展下线进行传销活动的事实清楚,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,郑振中在该组织中属于B轮服务中心,没收郑振中建设银行银行卡资金54.69元,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在深圳市注册登记成立,会员能提取直接发展的第1层下线“布施”金额的6%(只能提现50%,其余自动转为“善金币”)、第3层下线布施金额的4%、第5层下线布施金额的2%作为管理奖,在整个会员网络中处于第11层,以高额回报引诱下线会员继续发展他人参与“善心汇”进行非法营利活动,不宜认定为从犯,在互联网设立运行“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”(以下简称“善心汇”),该公司负责人张某(另案处理)等人以“扶贫济困、均富共生”、构建“新经济生态模式”为名,不同等级的会员在网站上参与赠与、受助获取非法利益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